设为首页· 加入收藏 8btu.com 专业全面的养生网站
位置: 健康树首页 > 精神 > 8旬老人为自闭症孙子当保镖 盼政府设康复学

8旬老人为自闭症孙子当保镖 盼政府设康复学

  今年16岁的星星(化名),身高一米八。本该上高中的他,昨天却和一群3到10岁的孩子玩着老鹰捉小鸡的游戏。他是武汉市启慧特殊儿童学校最年长的学生,已经在这里“留级”两年了。

  昨天是第六个世界自闭症日,星星八旬高龄的外公外婆盼望政府设立专门的自闭症康复学校,让孙子的未来有个“着落”。

  看似“调皮”

  实为患了自闭症

  有视力却不愿与你对视,有语言却很难与你交流,有听力却总是充耳不闻……人们把这样的孩子叫做“星星的孩子”。

 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,全球每20分钟就有一个自闭症孩子出生 ,每150位孩子中就有一名自闭症患儿。正常的孩子,过节你给他买件衣服、买个玩具他会很开心,但自闭症患儿对此毫无感觉。

  两岁时,星星就被诊断为自闭症,爸爸妈妈很早离异,星星一直和外公外婆相依为命。81岁的彭老先生说,在外人看来,自闭症儿童特别调皮,不愿和人交流,却不知道自闭症是一种精神疾患。在家里,星星就喜欢往窗外丢石头,不知被邻居报警了多少次,无奈之下,两老只有从建筑市场买回最细的防盗网,把窗户装得像牢笼。不仅如此,小区里的汽车雨刷也被星星掰坏了不少,两老每次都得赔上一两百块钱。

  更危险的一次,星星去医院看病时,不知怎么发动了一辆汽车,滑行了十多米,把两老吓坏了。

  跑遍武汉市所有公立学校

  无人愿收

  为了星星能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去上学,两老几乎跑遍了武汉市的所有小学,包括辅读和培智两所特殊学校,“曾经好说歹说,在汉口一所聋哑学校上过两周课,但后来因为孩子太‘调皮’还是被赶了出来,目前没有一家公立学校愿意收自闭症孩子,哪怕随班就读也不行。”彭老无奈地说。

  5年前,两老把孙子送到武汉市启慧特殊儿童学校,虽然是家私立学校,但总算有个着落,孩子逐渐学会了生活自理,但每月的学费和生活费加起来有两三千块钱。

  武汉市启慧特殊儿童学校校长刘莉告诉记者,该校设有“早疗”和“学龄”两个年级,分别收2-7岁及7-14岁的自闭症儿童。照说16岁的星星两年前就该“毕业”了,但看到两老实在没有办法,学校破例让星星继续就读,但再过一两年,学校也很难留他。刘莉坦言,目前针对自闭症患者的专业康复培训机构太少,武汉市目前仅有10家私立康复机构,每家机构只能收治几十个孩子,存在着很大的缺口。

  记者看到,身高一米八零的星星,在武汉市红十字会志愿者的陪同下,和个头比他小得多的自闭症小朋友们一起玩老鹰捉小鸡游戏,装母鸡的星星,人高马大,连大学生志愿者们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  两老盼望

  设立公办自闭症康复学校

  看着孙子快乐地游戏,一旁的彭老先生百感交集。他说,自己和老伴已经过80岁。现在,彭老和老伴想尽可能多地教孩子提高自理能力,甚至学习一技之长,一旦自己不在了,星星能自食其力。“当然,我一生中最大的希望就是看到他能像正常人一样融入社会,不再孤独。”

  为此,两老盼望政府设立专门的公办自闭症儿童康复教育机构,能让自闭症孩子有书读,学会一技之长,将来能够自食其力地在社会上生存下去。老人介绍,现在北京、深圳、广州都有公办的自闭症儿童学校,北京每个区都有一所,每个月只收200多元的伙食费,解决了家长的很大问题。

  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据2011年统计,武汉市自闭症儿童有4000余人,但到康复机构接受康复训练的,仅仅是极少数。